Loading...
Back To Top

" Hi, Tracy "

Read on

Forward

没想到已站在二十岁尾巴上的自己还在写小作文,好在是写给你一人看。当下我每天最开心的事莫过于和你在十一二点的夜谈,从美国政治到日本文化,从回忆里的过往到疫情下的生活,你确是一个闪着光的人,从我十六七岁到如今。前些天,我还设想如果再见你,该怎样打招呼,该说些什么,又该如何道别。现在我想起许多从前,从前到现在竟已有五年,五年间的许多人和事都已经不再,但我却开始对重逢充满期待。

The Past

高中时,你看上去有点强势,有时性格豪爽得像一个男孩,如果不是有几次看到你感动流泪,以我那时的愚钝,并不会知道你柔弱善感的一面。上次谈到男生们大都挺喜欢桃红,忘记说下半句,他们也大都对你颇有好感,这甚至包括我,在我的极力掩饰下没有被他们察觉,但我相信那是一种纯粹的好感,是那个年纪特有的真诚。你十分抗拒拍照,以至于后来我发现,我拍下并留存的照片中找不到一张你的正脸。

Parting

直到高中毕业我们也交集无多,我们又共同参加了毕业聚会以及一连许多的升学宴,然后似乎再不会有交集了(ノへ ̄、)。在同学录上,你一再预祝我高考成功,回想起来,那个夏天我听闻的最好消息应当是我们将去往同一座城市——杭州。

Heart Leaps

早前得知你转去英语专业时我便深以为然,当时给你点赞似有意也无意,因为说来巧合,在那之前我并不知道「看一看」里也可以点赞。由于对各种语言、各色方言充满热忱,那一刻我对你大概是真的有一点仰慕,毕竟你那里「洋文好的人多得很呐」,但似乎也是在肯定自己曾经对你的刻板影响。有幸你很快来问我,原以为只会是几句寒暄,然而,我们一直聊到了现在。

May

五月的第二天,我爸的老友的孩子结婚,驱车赴宴路上,同行的阿姨见过小时候的我,上车便问我年纪,得知与她家孩子年龄相仿后,追问我是否有女朋友,我心中一悸,脑海里竟第一时间想到你,立即赶忙说没有。

今晚的月色真美

昨天母亲节,闲聊之间,妈妈问我平日里往返杭州的途中是否有人同行,她知道班里有几名同学也在杭州,我如实说 向来没有,「微笑中透着一丝苦涩」。昨晚站在月下,若有所失,想到如果以后有人同行,我多希望是你,现在我便是想问你是否愿意?我是说以后。